营销推广 | 公司黄页 | |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商旅生涯 » 正文

宁德时代、比亚迪大厂力捧供应商 磷酸铁锂新秀湖南裕能能否持续“狂飙猛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2-31  浏览次数:6
核心提示:湖南裕能受到宁德时代、比亚迪热捧,公司单一产品快速扩张背后的经营风险。新能源热潮下,行业全产业链上演
升降机

  湖南裕能受到宁德时代、比亚迪热捧,公司单一产品快速扩张背后的经营风险。

  新能源热潮下,行业全产业链上演别样疯狂。2021年最后时刻,磷酸铁锂生产商湖南裕能更新招股书,披露称其上半年业绩大幅飙升。

  据其最新财务数据显示,仅在2021年上半年,湖南裕能即实现营业收入14.45亿元,相当于2020年全年营收额9.55亿元的1.5倍,公司实现净利润达2.09亿元,近乎是公司成立以来累积净利润的两倍。

  资料显示,湖南裕能成立于2016年6月, 2018年报告期期初,公司营收仅为1.62亿元,净利润仅为1171.04万元。三年时间,湖南裕能成功逆袭,公司2020年在国内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达25%,磷酸铁锂出货量排名行业第一。

  2021年9月,湖南裕能创业板申报被正式受理,拟募资18亿元布局四川裕能三、四期年产12万吨磷酸铁锂和补充流动资金。从成立到冲刺上市,湖南裕能创下磷酸铁锂行业最快记录。湖南裕能快速逆势,有何经营之道?

逆势之道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6月19日,广州力辉、上司公司湘潭电化、两型弘申一号、文宇、智越韶瀚、湘潭天易、津晟投资等签署合资协议,约定共同设立裕能有限(发行人前身),注册资本1亿元,其中广州力辉以磷酸铁锂专有生产技术出资3000万元,其余出资均为货币出资,湖南裕能由此诞生。

  2017年7月至12月期间,裕能有限多次增资,并引进新股东电化集团、智越荣熙、两型弘申二号、深圳火高、长江晨道等股东,注册资本增加至2.3亿元,其中除深圳火高以镍钴锰三元电池材料专有生产技术无形资产认缴1500万元出资。

  2019 年4月和2020年6月,裕能有限再度两次增资,注册资本增加至2.99亿元,2020年11月,裕能有限完成股改,正式成立湖南裕能。

  2020年12月,湖南裕能再次增资,并引进锂电池两大巨头宁德时代、比亚迪等新股东,注册资本变更为5.68亿元,其中电化集团、南宁楚达、津晟新材料、靖西源聚认缴 224.4230万股,上述 4 名股东以其合计持有的靖西新能源100%股权作价2.5亿元认缴增资。

  2020年12月,湖南裕能从股东电化集团全资收购广西裕宁100%股权,至此公司的磷酸铁锂生产主业才得以搭建完成。

  (图说:湖南裕能股权机构,图片来自招股书)

  查阅湖南裕能的股东和子公司资料不难发现,除广州力辉和深圳火高的入股技术,湖南裕能并没有其他能涉及磷酸铁锂生产的股东,公司先后注入、并购的靖西新能源和广西裕宁分别是磷酸铁锂产品上游原料生产商。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8年之前,湖南裕能几乎没有研发投入,当年的研发费用仅为393.83万元,公司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共拥有的43项国内专利,其中发明专利5项,实用新型专利38项,涉及关键核心技术的5项发明专利中,4项专利均为2016年或更早之前受让取得,仅有广西裕宁拥有的电池级磷酸铁材料制备发明专利是2020年实现自主研发。

  这意味着,成立初期湖南裕能并不具备磷酸铁锂的核心生产技术,公司的磷酸铁锂产能搭建几乎全部依赖各方资源的整合。

  2018年至2020年,湖南裕能营收分别实现营收1.62亿元、5.81亿元和9.5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71.04万元、5737.36万元和4623.50万元。依靠磷酸铁锂生产资源和资本的不断注入,湖南裕能营收业绩稳步增长,直至傍上锂电池两大巨头宁德时代、比亚迪,公司的业绩才开始大幅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已排名磷酸铁锂行业第一湖南裕能竟没有一项自己的注册商标权,2021年4月,公司才正式向提出注册商标申请,目前尚未完成注册。

  资源整合“催出”的湖南裕能带来业绩的高增长,同时也给公司埋下了隐患,其招股书显示目前公司的股权较为分散,始终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按同一控制合并后,湖南裕能的第一大股东为湘潭电化、电化集团和振湘国投,其合计持有公司23%股份,其余持股 5%以上的股东分别为津晟新材料(持股10.57%)、宁德时代(持股10.54%)、湖南裕富(持股7.90%)、广州力辉(持股7.04%)及比亚迪(持股5.27%)。

  湖南裕能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较低,无任一股东拥有或可支配或足以对公司股东大会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表决权,也无任一股东可通过提名董事单独决定公司董事会决策结果或实现对董事会控制。

  对此,公司表示,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可能给公司经营活动带来一定的潜在风险,如主要股东存在意见分歧不能一致,或招致外部机构恶意收购,湖南裕能可能会陷入股权纷争。

单一产品和大客户依赖风险突出

  成立五年时间,湖南裕能得益于全面的资源整合,实现行业的快速逆袭,但是截至目前公司并没有展示出主营产品的核心技术研发实力。

  业界分析人士称,受“双碳”等能耗政策影响,2020年以来,国家支持促进新能源产业链发展的政策不断出台,新能源产业迎来风口,新能源转型的趋势已经确立,新能源汽车、储能产业等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产业市场、资本市场上,相关的产业链公司已受到更多的资本青睐。

  2021年以来,动力型磷酸铁锂均价已经从年初的3.9万元/吨上涨至近期9.9万元/吨左右,磷酸铁锂等产业公司业绩全线飙升,湖南裕能依托锂电池巨头逆势崛起,但是公司存在的经营问题也被业界诟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湖南裕能主营业务收入以磷酸铁锂产品收入为主,各期分别占公司营收的比例达100%、96.16%、97.37%和97.52%。对单一产品的依赖已给湖南裕能埋下风险敞口。

  (图说:湖南裕能主营产品营收构成,图片来自招股书)

  报告期内,湖南裕能的销售客户高度集中,报告期各期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均超过95%,其中对宁德时代与比亚迪的销售收入合计分别占比达 91.24%、93.56%、91.10%和96.99%。若主要客户在未来发生不利变化,或者经营及财政状况出现下滑,则产业链危机将会直接湖南裕能的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此外,对单一产品的营收依赖,也让公司面临着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据了解,磷酸铁锂生产的主要原材料为无水磷酸铁、碳酸锂及磷酸。湖南裕能报告期内的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均超过70%,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无水磷酸铁、碳酸锂及磷酸的合计采购额约占公司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达80.12%和74.04%。

  2020年底后,碳酸锂、磷酸等相关原料价格涨幅较大。据央视财经报道数据,2021年以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更是在一年内上演了“三级跳”,仅在12月份涨幅就接近30%。

  湖南裕能表示,若主要原材料市场供求变化或采购价格异常波动,可能会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湖南裕能的产业布局,今后公司主要投资方向仍是磷酸铁锂产品,除此次募投扩产计划为,2021年7月,公司已新设全资子公司贵州裕能、云南裕能,并与铜陵纳源材料合资成立铜陵安伟宁新能源。

  据了解,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贵州裕能年产15万吨磷酸铁锂生产线项目、磷矿石全量化利用年产20万吨磷酸铁锂前驱体(新型能源材料)生产线项目、年产15万吨磷酸铁锂及磷矿石全量化利用年产10万吨磷酸铁锂前驱体(新型能源材料)生产线项目已取备案证明;云南裕能年产24万吨磷酸铁和16万吨磷酸铁锂生产线项目已取得云南省项目备案证;铜陵安伟宁新能源计划建设5万吨/年高压实磷酸铁产业化升级改造项目正在审批。

  如果上述产能全部投产,湖南裕能的磷酸铁锂产能将实现几十倍的翻升。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锂电池正极材料产业快速发展,加上政府对相关产业的各项支持和补贴政策,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厂商进入锂电池正极材料产业,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

  据TrendForce集邦咨询不完全统计,2021年国内锂电池正极材料扩产项目已超50起,六成以上的项目与磷酸铁锂及前驱体磷酸铁材料有关。近两年来,国内厂商相继宣布扩产正极材料的产能规模总和在2025年将达660万吨,其中磷酸铁锂材料产能占据了正极材料总规划产能将达473万吨。产业市场需要尚未实现平衡,磷酸铁锂产业链就已面临产能过剩的危机。

  对此,湖南裕能在招股书中也多次提示市场竞争加剧的风险,称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将会对公司盈利水平及市场份额产生不利影响。

关联交易疑问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产业链公司急速扩展产能,磷酸铁锂下游产业公司也在极力促进产业规模化发展。湖南裕能的两大主要客户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不仅是公司的股东,在报告期还以预付账款等形式大力支持公司扩张。

  2020年12月,湖南裕能增资引进大客户宁德时代、比亚迪等股东,截至目前宁德时代持有公司10.54%,比亚迪持有公司5.27%股份。从此,宁德时代、比亚迪成为湖南裕能的关联方。报告期内,公司对宁德时代、比亚迪合计销售收入占比均超过90%。

  (图说:湖南裕能近来前五大客户,图片来自招股书)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作为客户,宁德时代、比亚迪不仅大量采购湖南裕能磷酸铁锂产品,并且多次以预付账款的形式对公司提供资金支持。成为股东后,宁德时代、比亚迪更是高额预付账款,甚至出资支持公司采购碳酸锂等材料。

  2020年5月,湖南裕能就与宁德时代签署合作协议,宁德时代向湖南裕能支付磷酸铁锂产品的预付款1亿元,由湖南裕能向宁德时代供应磷酸铁锂产品。

  2021年5月,湖南裕能与宁德时代签署磷酸铁锂保供协议,宁德时代向湖南裕能支付磷酸铁锂产品的预付款达5亿元,当年6月,公司再度与宁德时代签署锂盐采购合作,由宁德时代向公司预付采购款,支持公司采购碳酸锂,并且约定预付款可以抵扣磷酸铁锂的销售货款。

  2021年3月,作为股东方,深圳比亚迪与湖南裕能签署产能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深圳比亚迪向湖南裕能支付2.5亿元预定金,支持公司进一步扩大产能。

  作为股东、客户关联方,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是在抢占原材料市场,还是变相输血支持湖南裕能扩张上市,其背后的投资逻辑难以捉摸。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宁德时代不仅投资湖南裕能,其还与湖南裕能竞争对手、创业板上市公司德方纳米共同投资18亿元,设立合资公司扩产8万吨磷酸铁锂产能。比亚迪公司自身也具备磷酸铁锂产能,但仍对新三板挂牌公司安达科技进行扩充产能投资。

  宁德时代、比亚迪作为下游企业,不断投资入股上游原材料厂商,且对供应商执行非常优厚的付款政策,不仅构成了上下游关联交易,也难逃是“输血”上游厂商、利益输送促进公司上市的嫌疑。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按分类浏览
社会热点 (48523) 行业资讯 (48805)
经济贸易 (49075) 国际动态 (48645)
商旅生涯 (48480) 管理知识 (48653)
 
点击排行